法阵学—法阵与图章

“各位晚上好,欢迎来到我的讲座,我是Area-CN-07-β,‘圣所’的奇术学讲师,三文鱼。依照讲座的惯例,茶和咖啡是免费且不限量自取的饮料,如果按捺不住困意,可以去后面自己领一次性杯子用。尽管如此,我也不希望有人因为喝免费饮料喝的太多而因为某些生理问题打断我的讲座。”

“本次讲座的内容,是有关法阵学历史,和实践入门的一些内容。它们原本应当被分成两节进行,但是我后天要出一个月的差,就将讲座内容安排的稍微密集了一些。所以,这会是一次内容非常充实的讲座。稍微给各位打点预防针,本次讲座中会有一些涉及到实践的内容,如果动手能力不强,或者没有上过法阵学的基础课程的人,可以寻找他人帮助。”

“在讲座开始之前,请允许我再次自我介绍。我是三文鱼,隶属于Area-CN-07-β的奇术学讲师,你们可以直接称呼我为文博士。我同时也在咒文学部任职,做客座教授。从ID卡来看,在座各位也大多都是咒文学的新员工,这次讲座或许会成为你们过几周第一轮法阵学初级考试的救命稻草。”

“好,废话少说,我们正式开始讲座吧。”

“我想先问各位一个问题,各位对法阵有什么了解和认知呢?那位举手的先生,你来。”

…………

“可以这么说,法阵的确是绘制出某些东西,然后让这些东西发挥他们具有的异常特性来造成某些作用……不,实际上不能说是异常特性,奇术并没有被证明出究竟是我们所未知的一种科学,还是一种比较独特的异常。不过绘制能引导奇术能量的几何图形并发挥他们的作用这一点是正确无疑的,尽管我们不是专职教美术的。”

[笑声]

“那么,我们就从法阵是什么,和什么是法阵这两个问题先开始吧。”

“从你们的教材中你们可以读到有关的说明,如果没有带书,或是忘了也不要紧,那本教材写的云里雾里,完全不考虑到读者是否能理解上面到底写了什么东西。我用我的语言来代替教材再说明一下。”

“法阵,就是一种被绘制出来的,可以被奇术师驱动,从特定的目标中汲取EVE粒子,将其转化为能量,并且将能量变成可控输出的一种几何结构。不用按照教材上所言过分去纠结它是平面的还是立体的。打个比方,有些大型法阵,比如以群山为载体的大型风水法阵的几个结构往往能间隔数甚至数十公里远,你可不能保证它们一定在一个平面上。”

“法阵的主体组成部分是不同的图章,图章构成了一个法阵内的不同结构,这些结构互相独立而又互相依存。在这里做一下笔记,我们后面会再提到它。当由图章构成了足够多的,能动起来的结构时,这些图章的组合就被称作法阵。”

“简单的概括一下就是,由图章构成的能被奇术师驱动的东西。”

“不过法阵并非一直都是这么条理清晰,在奇术没有经历规范化之前的古代和近代时期,法阵是揉合了各种杂七杂八的不必要物件的垃圾场。文艺复兴时期的奇术师们偏爱使用大量的符号来组成他们的法阵。包括你们可能接触过的和没接触过的各类炼金符号,还有各种自创的符号。我这里就挑一点比较有代表性的讲讲。”

“比如说卢恩符文,最早出现在公元150年左右的,富有浓厚宗教气息和神秘气息的字母文字。它最早被用来书写一些北欧日耳曼语族的语言,作为日常记录之用,或者是在某些宗教器具以及建筑上起到装饰作用。”

“我相信,这么一说,在座各位都能看出来一些。很明显的,卢恩符文和奇术学压根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即使在宗教上能擦到一丝丝的边,那也仅仅是一丝丝。但是在中世纪,乃至到了更开明的文艺复兴时期,认为卢恩符文与奇术大有关系的人占了大多数。基金会能考证到的最早的卢恩符文魔法来自公元1550年,之后还有位多事的前辈创立了揉合古希伯来文明的卡巴拉思想和卢恩符文的结合体,也就是所谓的‘Adulruna1’,不过虽然他们为此作出了很多贡献,但是目前并没有证据直接表明古北欧地区的日尔曼民族曾经使用卢恩符文进行奇术进程,或是做占卜一类的东西。”

“他们苦心积虑的想证明出卢恩对于他们的法阵是有用的,不过结果肯定是已经确定的。当然,虽然无法证明卢恩符文和奇术有什么直接或者间接关联,但是给他们这一大帮人这么折腾几百年,卢恩符文和神秘学挂钩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所以你也能看到在现在还用这些东西占卜的人,对此我们不做太多评价。”

“另外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欧洲的炼金符号,这些在近代化学体系出现之前,被炼金术士们用来形容和描述化学材料的符号,也被人为的和奇术学扯上了关系。”

“这些杂乱无章的东西于法阵自然是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除了增加绘制难度和驱动的失败率外,基本没有其他的作用。如果你听过我的历史讲座,就会知道我把这种情况称为什么。‘盲人摸象’,很接近,不是吗?”

“当然,我们也不能直接作出盖棺材的定论,这些对于法阵的创新和探索是宝贵而不可求的,特别是在文艺复兴时期,浓厚的炼金术和神秘学风气的影响下,诞生了不少不需要图章也可以被驱动的法阵,甚至有不少在今天还在使用。此外,通过修改和补充部分符文图象,或者以其为核心增加一些特殊的纹路,也能使它们变成可以引导能量的几何图形。卢恩符文中的大多数都可以这么做。”

“这位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

…………

“哦,确实如此,按照常规而言,法阵需要由图章组成大部分结构,但是总有例外情况。特别是那些例外的法阵出现时,图章还没有被发现呢,就像所罗门王的许多术式,罗马帝国时期基督教的一些简单法阵或者古中国的风水学,它们的年代可是相当久远。”

“那么重新回到正题,我在这里要特别补充一点。虽然说炼金符号和咒文学以及法阵的历史有密切的关系,但与炼金符号相关的炼金术则完全是另外的东西了,如果要了解与炼金术相关的东西,你可以去炼金司那里坐坐。”

“说完了古代的奇术师们将什么东西作为法阵,我们接下来来聊聊他们是用什么东西画的。”

[响声]

“这个东西,我相信各位在影视剧或者电影中多少都见过。啊,是的,这是一柄手杖,或者叫法杖,随便你怎么称呼它,反正就是电影中法师经常会用的东西,拿来施法或者做什么其他的事情。”

“有没有人注意到了,这柄手杖的杖尖的颜色有些异常,上面似乎还有一些奇怪的雕刻纹路?这位女士,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

“正确,它的杖尖包了铜,甚至可能掺了一些铁进去。这样的处理一是为了保证在作为手杖使用时,它的杖尖不会过多磨损而导致整体损坏,另外一方面就是可以在合适的材料之上用于绘制法阵。这些镂空的雕花可以储存沾取的液体,让它发挥沾水钢笔一样的作用。当然,除了这个之外……”

[金属摩擦声,惊呼声]

“大家看到它都很惊讶,我打赌,没有人会想到这根木头里面还藏了一把杖刀。杖刀是古代奇术师所使用的自卫武器和画图工具之一,他们用杖刀在金属和岩石一类的尖锐材料表面划出痕迹,组成法阵。这在文艺复兴时期前后颇为流行。杖刀之上的放血槽也经过特殊设计,使得血液可以顺着刀尖流淌,用于绘画血祭相关的法阵,无论是人血还是动物血。当然,杖刀本身的长度使得它也可以作为献祭匕首使用。有些杖刀经过特定的设计,上面的雕刻花纹只能使得特定的血液流淌并作为颜料使用。”

“当然,古代的奇术师不仅仅只使用这两样东西,不同地区不同国家的奇术师会使用不同的器具,例如中国的方术士们,会使用朱砂和墨汁作为颜料,配合毛笔与姜黄纸作为工具和材料绘制被成为‘符咒’的法阵,他们还有时候会使用汞,也就是水银。”

“也许是基督教的影响比较广泛的缘故,古代欧洲的奇术师们偏爱十字架一类的器具和圣水一类的道具。诵读经文则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奇术师都存在的奇特现象,不过诵读特定的语句对于一些高级进程确实有提高能量传导稳定性的作用,‘语言的力量’可是相当强大的。”

[笑声]

“除了这些东西可以拿来构成法阵以外,建筑物啊,自然环境啊,只要符合要求都能成为法阵,就比如中国的风水学和玛雅文明的金字塔。在这个时候,砖块石块就代替了笔墨刀血成为了绘制法阵所使用的材料。以建筑或者环境为载体的法阵一般会相当的庞大。在这里简单做下笔记,我们来继续下一部分。”

“我们之前提到了,法阵是由若干由图章构成的基础结构和辅助结构组合而成的。那么,有没有哪一位来大胆猜想一下我们将法阵定义的这么标准的原因呢。这位女士。”

…………

“哦,这可不对,虽然说标准化进程和1920革新对法阵的标准化确实有很大影响,但是法阵定义标准化的出发点可不是这个。我来给个提示吧,为了更好的研究和分析来自不同体系的进程。这位先生,你来。”

…………

“正确!虽然奇术体系之间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同,但是从本质上来说,他们都建立在同样的基础上,法阵定义标准化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能够更方便的分析和辨别其他奇术使用者的进程。把其它的进程分解之后塞进你的标准化体系中,就能很方便的得出这个进程的效用和一些特点,并对此进行针对。介于奇术体系的数量很可能是个非常大的数字,精通每一个体系,理解背后的不同文化影响是不太现实的。从古中国到古巴比伦,从蛇之手到goc,从狄瓦族到其他的超自然文明,这些东西不可能让所有奇术师都去一一了解。因此,标准化就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基金会将法阵的基本结构分为四种,分别是奇术源结构、引导结构、效用结构和回冲补正结构。其中的奇术源结构就非常好理解,它就是能量转化,并且为整个法阵供能的部分。奇术源结构会将它作用范围内的物质中的EVE粒子抽出,并且转化成驱动法阵的奇术能量。你可以在一个法阵中设置多个源结构,它们能显著的提高法阵的供能上限和速度。当然,没有绝对的好事情,由于一些干扰现象的存在,奇术源结构越多的法阵一般越不稳定和难以驱动,如果你放了太多的源结构,可能会把法阵变成自爆炸弹。”

“引导结构就类似于法阵中的交通网络,它们将能量输送至每一个需要的地方,并且连接不同的图章和不同的结构,此外也承担着防止其他结构结构直接接触导致过热循环的任务。引导结构往往依附着最宽的一条引导线分布,这一根主导线一般会直接连接在奇术源结构上。如果有多个源结构的话,主导线会将它们串连在一起。此外,要注意的是这东西可不能和回冲补正结构连在一起,将回火导入引导结构可能会发生恐怖的能量对冲,最好的后果是你和法阵一起粉碎。”

“效用结构是一个法阵中最主要的结构,它们决定了一个法阵应该干什么和能干什么。源结构产生的能量经引导结构传递,被送至效用结构来催动它进行运行,通过挤压现实的网格来使进程产生对应的作用,比如说显形术和显形门其中的分解和传送部分。这一过程会大幅度挤压现实结构,从而导致现实本身像弹簧一样回弹,因此我们还专门设置了第四中标准结构来化解这些不可控能量。”

“回冲补正结构是否能算作一个标准结构可能还有待讨论,因为在一些进程中它不是必须品,例如所有和爆破、爆炸有关的进程,为了扩大效果一般都不会使用回冲补正来修复造成的破坏。总体而论,回冲补正,就是对结构回冲、回火……随便你怎么称呼它,就是对在奇术进程中必然出现的一种相反能量类型的引导和消解。”

“将这四项主结构任选其三,或者干脆都加上去,就满足被认为是法阵的前提条件之一了。 ”

“除了基础的结构之外,就是大量的千奇百怪的辅助结构。他们在特定的进程中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且不受基础结构绘制中需要遵守的那么多限制,相对会更加自由一些。比如说,我们之前提到了大型进程的辅助结构往往能间隔数百甚至数公里远,也是因此。”

“所以,辅助结构几乎包含了所有你能想象出来的类型,从辅助奇术源结构抽取EVE粒子转化能量,到抹去因驱动法阵而留下的ARad场波动痕迹,甚至说影响法阵作用对象的认知,辅助结构能包揽所有类型的主结构的作用。”

“不过,太过于全能也是它的缺点之一。辅助结构的绘图框架为了适应四项主结构和其他功能,一般都极其复杂,而且由于辅助结构一般距离法阵中心较远,其能接受到的能量也少,而且难以控制,这意味着它会成倍的增加能量的消耗。从操作难度上来说,顺利驱动拥有多个复杂辅助结构的法阵对于一般的奇术师是不可能的。”

“既然说到了结构,我们顺带着也讲一下构成结构的图章。”

“图章就是负责控制能量的平面图形结构,如果说基础结构是构成法阵的龙骨,图章就是在龙骨上焊接的金属装甲。大大小小的图章构成了法阵,赋予了法阵内涵的同时也使得法阵具有不同的特性。相当多的东西都可以被规划为图章,从古到今的特殊符号也好,文字也好,无意义或者有意义的图象也好,只要是能传导能量的图案就能被规划为图章。”

“这里的划分可没有乱来的意思,我们之前已经举过相当多的例子了。当然,也不是任何情况下随手乱涂的东西都能叫做图章,或者当成图章使用。图章有它们自己的类型和性质,也有不同的作用。”

“而决定图章类型的,不是他们的作用和所构成结构的种类,实际上,很多图章可以拿来做不同的结构,比如说在你的教材上提到的一些进程,他们拥有相同图章构造的源结构,引导结构和辅助结构。”

“决定类型的是图章的性质,我们将其粗略的分为锐利、缓顿、方正和圆滑四种。这位先生,你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性质的决定和图章的绘画方式以及图形没有任何关系,以Jera符文2的变体图章为例子,它的形状是相当棱角分明的,但并不属于方正类型。实际上,判断图章性质的类型只与其所对应的唯一能量波动形式有关。”

“当你给一个图章供给奇术能量时,图章会发出其特有的,独一无二的波动形式,通过接入当前ARad场的波形分析仪3就能比较方便的判断出图章的性质。”

“锐利图章的波形是跳跃式的,类似心电图或者地震震波图,能够明显的看出尖锐的波峰和波谷,如果在一个法阵中看到这一种类的图章,那么说明这一法阵肯定会经过剧烈的能量释放,类似显形术一类,而且至少是个四级振幅的进程。由于太过剧烈的表现形式,它也是唯一只能作为效用结构的图章。”

“缓顿图章的波形是波折幅度较小的折线,相比于锐利图章,它的表现形式要比较平缓些,因而不适合需求高能量的进程。由于能量波动比较小,它的隐蔽性特别好,所以它一般会在那些需要隐蔽的小型进程,或者释放需求不那么剧烈的小范围进程上使用,你会很少在高级别进程中看到它。”

“方正图章被用来称呼那些波形和立方体一样直上直下,非常平缓的波形对应的东西,它的表现形式是最稳定的类型,因而非常适合需要长期维持的进程,或者广域散播的微弱进程,ARM系统使用的分析进程就主要采用了方正图章。”

“而圆滑图章……恩,它不是指那些看上去像曲线的波形,而是不属于以上三种的都算圆滑图章。这里的圆滑可能是为人处世上的意思吧。这一类型图章的表现形式不定,具有可变化性,但是能量传导的稳定性没有以上三种优秀,所以一般是有选择的使用在各类进程中。”

“那么,讲了这么多,不如下手来做一做好了。绘图用的纸笔已经在你们的桌子上放好了。什么时候出现的?可能是刚才吧。”

“在开始绘图之前,我要先从如何绘制一个法阵讲起。”

“第一步是寻找一个可以用于绘图的载体,它需要能够承载你绘制的图案,并且能维持一段时间不破损。无论是坚固的需要开凿工具的岩石表面还是松软的泥土地面,亦或者是你手中的A4纸,如果在驱动过程中法阵被撕裂了,不稳定的能量就会即刻爆炸,把你和周围都送上天。此外要注意尽量是平面,越不平的法阵驱动的成功率就越低。”

“一般来说,我们使用便于保存的A4纸或者不易弯折的硬质纸来作为手绘的载体。”

“然后是选择合适的绘图材料,最好能防水,长期的存在于载体表面,附着性强就更好了。此外化学性质要比较稳定,不易在驱动过程中发生变化。”

“之后是决定绘制的类型,还有确定法阵的布局,这时可以使用计算机软件或绘图机械辅助完成,我在你们每人的桌子底下也放了一台讲桌上这台的简化型号,之前没有发现它是正常的,因为我刚刚用了个传送的小进程把它和纸笔一起送过去了。”

“然后就是从核心开始,先绘制奇术源结构的图章。注意,在没有绘制完成一个图章之前不要开始绘制下一个,再所有图章都绘制完之后再开始绘制图章与图章之间的传输线。”

“完成源结构之后,开始在整个法阵中给传输用的引导结构规划合适的位置并且把它们画出来,要注意预留给后续结构和图章使用的接口。”

“在绘制完所有接口之后,就在靠近接口处绘制效用结构,注意不要把效用结构与奇术原结构连接起来,这会导致能量对冲聚集在一点从而引发过热和爆炸。另外,记得给回冲补正结构留下合适的位置。”

“回冲补正结构要留到最后再完成,特别注意的是,它不能也不允许和任何结构连接起来,所以建议你们将这一结构的规划部分放在法阵最外层。”

“在完善所有工作之后,再去绘制剩下的辅助结构,它们一般不需要与引导结构连接起来。”

“最后,检查几次你的成品有没有绘制上的失误,有没有连接不该出现的东西,不该连接的东西有没有好好的用空白隔离开?我可不希望你们今后的死法不是战死或者病死,而是在自己的法阵手里被自己炸死。”

“当然,我们不是一直都需要用人力绘制,基金会很早就发现了,越精确的法阵的传输能力和作用也就越强,越稳定,所以我们设计了许多辅助机械和一些现代的软件来代替人完成这项工作。”

“这台是法阵绘图仪,你们看到是新版本的高级东西,它和数据库直接连接,可以通过屏幕查询和绘制存储的所有类型的法阵,只需要点几下之后放张特制的硬纸进去就好,就是补墨的时候有点麻烦。”

“而你们用的这两件装备,则是老式的手绘辅助工具,这件类似圆规和其他工具的结合物,能够轻松的规划好法阵的结构分区和划圆,但是在绘制曲线时依然有相当大的不足。而另一件分区定型器则是将你规划好的分区直接投影在平面上,用了一个简单的进程和3节AA电池供电。”

“除了这些机械设备外,直接用计算机完成激光蚀刻或者投影是最精确的方式,相较于机械磨损,这一点偏差科技忽略不计。看这个腕表一样的设备,就是为了在作战时投影进程而使用的便携装置。但它的精确度要比我这台绘图仪还高不少呢。”

“好,那就来动手画画看吧。”

[录音裁剪]

“在完成了检查之后,就应该开始准备驱动法阵了。用这瓶血液电池来给你的法阵供能,把它放在你的源结构上,打开开关,你就能看到法阵被启动时发出的一些光学变化。这时用你作为奇术师的能力引导源结构产生的能量进入引导结构,引导结构会帮你处理完剩下的事情,你只需注意引导出现的回火就可以了。”

“当回冲补正进程也开始出现波动的时候,就把法阵内紊乱的能量全部导入进去,那就是产生的回火,如果不专心处理的话,副作用是相当大的,而且一般直接作用在施术者身上。”

“看,你们绘制的法阵基本都开始运作了,这是最基础的EVE能量脉冲,对人体无害,但能打飞你的帽子或者是在你的衣服上戳个小洞,我已经事先调整过进程的落点,所以这次没有误伤的情况出现,但如果是实战中,一定要注意调整落点,不要把高伤害的进程拍在友军身上。”

“那么,本次讲座也差不多要结束了。将各位的垃圾带走,使用过的纸和笔请放在门口专门的回收处,不要忘了带上钱包和钥匙一类的小部件,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这一带灯光不是很好,走夜路的时候请稍微小心些。”

奇术学科讲座
« 已是第一篇 | 法阵学—法阵与图章 | 炼化学—注魔与术器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