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
评分: +9+x

这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盛夏午后。

窗外,是云之都被阳光照耀得分外耀眼的白云,以及宝蓝色水晶般的天空。街道空落。目力所能及的建筑,除了金蓝白色的云墙,便是镶嵌在云墙上的一个个单调的黑黢黢的窗口。云之都理工大学的夏季假期还没结束,校园内一片寂静。阳光的热烈似乎厄住了几乎一切的声响。

屋内也是同样,阳光透过窗口照进来,投下一个颇亮堂的方形,又在四周弥散开去。暖黄色的灯光打算混进这天光,却显得有几分孱弱。几乎是同屋外异样的寂静,空调、计算机以及排风机等机器的有些难以察觉的嗡嗡沙沙的运作声只是让这夏日午后的寂静愈发清晰,几乎都成了可以听见的寂静了。

办公桌旁的小茶几上,摆着一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电热茶壶,隔着透明的外壳,茶汤正随着蒸汽的溢出翻滚,干褶的茶叶轻轻舒展开,将茶汤渐渐染作棕橙色。

“荷叶茶,小时候我的父亲告诉我的,用来消暑的话,还不错。”估摸着茶汤的色泽差不多了,蓝色皮毛的天马关上了茶壶的电源,“正好还有点余温,也顺便可以凉凉。如果有谁要茶点的话,我可以去食堂问问有没有小茶饼,可能柜子里也有些什么……”

另外几匹马礼节性地摇了摇头。

“今天Dois博士是怎么起了开茶会的兴致的……”MoonTrace博士悄声向边上的Justajar博士打探道。对方只是笑了笑,不说不知道,也不做解释。MoonTrace博士耸了耸肩,用蹄尖理了下浅灰蓝色底、镶着几条粉色条带的鬃毛。

“无妨,只是……为了纪念一些东西。”Dois笑了笑,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又回过头试了试茶壶的温度。

“主管,我记得您已经单身五十年了吧?”Dotnet Basic打趣道,引得另外几位轻笑。

“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还关心这些作甚……”Dois博士轻抚紫色的胡须,笑道。同时起身将茶水注进小杯之中。“所以说,此时我是茶博士了——此处‘茶博士’取古义。”另外几位会心一笑。

“不知不觉间,已是一年了啊……”Dois举起茶杯抿了一口,“各位一年来真是辛苦了……从各个方面而言。”

“一年……?”有几匹马显得有几分懵,“这……离新年还远呢……”

“算了,不提这些了,不过诸位就当今天是我以个马名义邀请各位来这小茶会就行……夏天了,火气重。”Dois笑道,“怎么说呢,算是纪念一些事情吧。”

电水壶又咕嘟咕嘟地响了起来,若有若无的独特香气混进冷气里,在室内漾开。窗外,太阳依旧热烈地抛洒着光芒与温暖。街道依旧空落,云之都的天空一如既往地湛蓝。

兴许是因为从茶壶及茶杯中散出的丝丝湿润的暖意的缘故吧,尽管此处仍是律令森严而行事谨慎的基金会站点,但是气氛还是在咕噜噜的翻腾声中显得不那么拘谨和严肃了。当然,聊的东西大多是有一搭没一搭,有抱怨工作累或者工资低的,也有讲自己过去的故事的,也有开着玩笑打趣别的马的……当然,也就没有马关心为什么Dois博士会在办公室里办这么个小茶会了。

Dois博士大多时候只是微笑着旁听,煮茶续茶或是起身从柜子里为大家取些茶点,偶尔插进一两句玩笑话活络活络气氛。有时也会和Justajar博士耳语几句,大家也就权当是讨论工作上的事情了,也不过问。

茶壶里的干荷叶已经换了两次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些,太阳的热情也不如前时那样火辣了,天色也染上了一层橙黄。尽管云之都理工大学的校园还是显得空落,但是已经有假期不归的学生和老师从宿舍、教室或是实验室里出来,吃晚饭或只是简单地散散步,当然,其中可能也有趁着工作闲暇溜出来活动活动筋骨的25站员工。

在座的马见时间已不早,便起身告辞,Dois自不挽留,只是嘱咐路上小心。

“真是……喝了个水饱呢~”MoonTrace笑道。

“真是抱歉,小站实在没什么好招待的……”Dois笑着应道。

送走了参加茶会的各位,Dois来到窗前,望着稍有了些生气的校园。残阳在他的镜片的一角映出亮斑。

“一年了呢……”Dois轻声念叨着,“记得一年前的此刻,也大略如此吧……”

“是啊,当时也是一个这样的斜阳啊……”Justajar博士踱到Dois身旁。

墙上的时钟指在了18时57分。

云之都华灯初上,校园的街灯也已点起,只是不如平时明亮。毕竟是假期,稍显昏黄的路灯灯光足矣。25站的几个办公和收容区域的灯光也悉数打开,混在从学生宿舍、教室和实验室窗口透出的或冷或暖的灯光中。

Dois不禁忆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记得当年在南方大学的时候,每到这个点,他都会和一位名叫Molane的朋友一同绕着南方大学的校园漫步,或散漫或专注地聊些东西——从那些流行文化,到校园生活的回忆,再到科学和工程学以及那位朋友专研的文学、古典乐与社会学等等,或浅或深,中间还是不是带些互相戏谑与玩笑。起初,这队伍中还有一匹唤作Glacy的,也会聊些文学或是音乐之类。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兴许是找到了别的什么归依处,她来得少了,又渐渐不再来了。

当然,如今将近二十五年过去,当年的旧友早已云散。听说Molane后来放弃了基准科时所学的工学而改去专研哲学,还在占星方面有了些造诣。只是如今再想联系,即使可以通过基金会或是别的什么方式实现,二十五年的时间也会让这一切显得过于唐突。更何况,无论是Dois,还是Molane,都深信友谊不过是停舟相问,不必攀附和执着……

至于Glacy,或是当年的同宿的舍友如Chris等,更是无从联系了。

从回忆回到现实时,天色又暗了些。兴许是晚风又送来了些凉意,街上似乎又热闹了些许。

Dois打开灯,回到桌前,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电子收件箱和待办事项提醒。今天是个礼拜天,尽管异常项目们可不会在乎什么双休日或是茶会,不过今天他们确实没闹出什么事端来。至于别的事务,Dois也已经打点过,待办清单之中只有几条被灰色删除线贯穿而过的记录。

“一周年了啊……”

Dois望着屏幕右下角的一个小窗口,本想再说些或是想些什么,但是自觉已无必要,也想不出什么好些的词汇来了。

Dr. Picsell Dois
逆叙事追踪定位账号: PC-DOSPC-DOS
SCP基金会小马国分部网站成员,始于 2018年8月4日 18:57,365天前

“我究竟是该对你说句谢谢呢,还是别的什么呢……”Dois思忖道,嘴角勾出一丝浅笑。

Dois把桌上早已凉掉的荷叶茶一饮而尽。

“干杯。”


卧室的灯早已灭去,只有电脑的荧幕还有幽幽的光。

“无论如何,终于赶在8月4号结束之前,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了。”他轻叹了一口气,指针移到了“储存按钮上”。

“感谢各位……”

当前时间2018年8月4日 23:5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